人的一生中,会遇到很多老师,会学会很多东西,于我而言,鲁迅先生,便是一位影响了我一生的老师。

        一味良药,是大先生一直苦苦追求的,对自己,对国人,他追求真正救人的药。

        少年时期周树人的生活,一直需要一方良药,这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他的父亲,鲁迅在《呐喊》中的自序说:“我有四年多,曾经常常——几乎是每天,出入质铺和药店里。”经济不堪的家,花费高昂的中药费为父亲治病,可是父亲的身体还是每况愈下,然而最终亡故。鲁迅先生关于学医救人的思想,也许在这是得到了萌发,他对中医失望透顶,认为中医不过是有意无意的骗子。他在日本学习了先进的西医,而也做着美满的梦——当医生,抑或是军医。

        在东京讲堂所看的一部画片,这时重击了鲁迅的观念 。中国人的可怜,何止疾病的可怜,没有信仰的,麻木的中国人,该怎么样去拯救。这就是世人所看到的“弃医从文”,但这其中远远不是抛弃和拾取这样简单的关系。

        首先就是鲁迅关于“药”观念的变化,他认为只有注射在国民的精神里的药,才是拯救中国的药。为什么把鲁迅先生看作当时先进青年的一份子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在当时国门被刚刚打开的中国,男人仍然留辫子,女人也不认为裹小脚错,清政府和民众存在深深的隔阂,社会基础严重不足,那时的中国人,并不以为自己是国人。

        读过鲁迅的《呐喊》,我们可以无时无刻的追查到这样的痕迹——无药可救。一系列的主人公形象:迂腐的孔乙己,发疯的狂人,肺痨的小栓,脸色灰暗的魏连殳…究其背后,到底无药可救的是这些主角,还是底层社会,亦或是两者都是。

        例如鲁迅笔下的狂人,自有了“某君昆仲,今隐其名”一段,刻意的为读者制造了真实性,同时也制造了障碍,读者在阅读文本的时候是站在“自己是正常人”的立场上,走不进文本,看一张发狂的脸,也看一张张存活了有四千年历史的脸,吃人者被人吃,被吃者原来也吃了人,文化的浸透力是潜移默化的,影响也是巨大的,所有人包括在内,只是毫不自觉。读者会不禁发出疑问:难道清醒的只有狂人一人?我们这些叫喧着医治中国人的“正常人”,不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圈子里循环往复,却还不自知吗?越读遍越毛骨悚然,我们的人性,我们陈旧的文化圈,在鲁迅笔下被直接说成“吃人”,其实毫不为过,这样振聋发聩的一剂药,果然就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       这样针砭时弊的文字,寓意丰满的象征,给当时游荡的麻木的灵魂注射了一剂沉重的药,知识分子甚至也会沉默,流派,思想,错综复杂,为什么我们的社会就不能真正获得简单的幸福,没有猜忌何其困难。

        “从来如此,便对么?”

        其次就是鲁迅对于自己的“治疗”,他文化批判的深度所在,不仅仅在于对别人的批斥,更是一种斥责自己的能力,愿意否定了自己所做的,否定了自己认为对的,拿起笔来斥责自己的能力。几十年的写作生涯中,鲁迅服用的是可是使自己清醒,保持痛感的药,如果不痛,何以呐喊。

        鲁迅的药,可能是孤独中依然坚守的希望,消磨时光挖明白了自己。

        1908-1918十年的沉默中,寂寞像毒蛇缠住鲁迅的灵魂。《呐喊》《彷徨》文中字字可寻鲁迅的生平,他的心灵履历,坐在门口吊死过女人的槐树上,想着自己的生平,想着中国的近况,鲁迅先生一篇篇的剥开自己的痛苦,一次次的设下人生的矛盾。《药》是否为先生心中那年没有治好父亲的病的心结,《弟兄》是不是先生想要苦苦维护的兄弟情谊,背叛自己向生命复仇的魏连殳是否是他心中对于理想的挣扎?只要多读几篇,不难发现每一篇文章都和生死的主题有或多或少的关联。针针见血,只能将这解释为鲁迅确实对自己狠,将所有的结局都设想为最糟糕的情况,这呐喊着嚷嚷着的声音,终可以惊醒不幸的少数者。钱玄同对他说的:“然而几个人起来,你不能说绝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。”

        这里要特别提到一点,鲁迅的希望,是孩子。他将儿童看作民族的未来,国家的希望。他的眼里,孩子始终是纯真的,刚刚提到的《孤独者》一文中魏连殳对于孩子本性开始产生怀疑也是鲁迅对自我的怀疑,暂且不论,但是孩子在他心中一直是好的。《阿长与山海经》中鲁迅从家庭身份上称呼阿长为阿妈,但是当得知阿长害死了隐鼠,而是改了称呼,叫她阿长。我们可以从其中领略到孩子敏锐的洞察力和纯真的思维方式,折射出真善美的本质。

        再如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作者以这样的笔调去写:“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人要将我送进书塾里去了,而且还是全城中称为最严厉的书塾,也许是因为拔何首乌毁了泥墙,也许是因为将砖头抛到隔壁的梁家去了吧,也许是因为站在石井栏上跳了下来吧……都无从知道。总而言之我不能常到百草园了”也可以看到儿童的思维方式是多么天真烂漫,反映了儿童最原始的世界观。

        所以先生下的良药,首先开给了孩子,他用狂人的口吻说——救救孩子…其中蕴含着多少希望和无奈,我们需从自己改起,为了这一代,也为了后代。这和鲁迅早年接受的进化论关系密切,新生的一代总是要更进一步的,所以无论如何,孩子都是充满希望的。

        他曾说的:“将来必胜于过去,青年必胜于老年。”这句有些绝对,但也在不断丰富阅历的过程中逐渐成熟,《鲁迅早期思想概论》里说,鲁迅后期不再用单纯的进化论观点看社会,而是运用阶级论的办法。这是一位愿意自觉地接受改变的思想家。

        我心中闪过了对革命者的无限怀念与可怜。为了事业,牺牲了生命,死后也遭受不平,甚至灵魂无法显灵。也许是被抛入了地狱,永远不见天日。可正是他们的悲惨,才造就了现在的幸福。而这最伟大的,该被赞颂的人,却受如此大难,心中感情交杂,是伤心,是可怜……只有那朵看懂世事的小花,默默为英雄正名。

       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,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?也许是后者多些,我一路走来,也有过一些疑惑,但是我依然执着于那些心中的力量与温暖,这才是人性的所在吧!对于这个问题,我期待你们的解答,也期待着生命的回音……

        这就是鲁迅的药,味苦,所以他的药方得以流传至今。

        这,便是我的老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