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南京大屠杀七十五年

李邵波

序:斯事已逝七十五载,其时也,日寇肆虐,所至之处,尸骨枕藉,十室九空,先之繁华尽去,空存萧索,村村残垣断壁,聚千万狐兔,草木凄凄,千径踪灭,了无人迹,徒有血迹斑斑,目不忍视。苍天之下,故土何在?四万万人齐下泪,天涯何处是神州?滔滔江水流恶不尽,莽莽青竹书罪无穷。而今,日人不加悔改得寸进尺,则至我民族于何地!今吾钢铁长城之下,绝无历史之重演。是为此诗,勿忘国耻者也。

惊现铁骑踏金陵,腥风血雨盖苍穹。

—夜星辰俱悲黯,,四方同胞共凄容。

长江两岸鹃啼血,青山—路莺泣空。

车辇摇行奸寇道,残旗哪展大汉风?

老人蹒跚空拭泪,弱儿遍伤余血踪。

美人泪阑芳魂碎,壮士躯残英风纵。

山路崎岖将士躯,关山长存英雄魂。

六朝古都今何在?千年华夏悲咽中。

往昔灯红歌声脆,公子翩跹袂携风。

胭脂弃河水涨腻,娉婷倚楼花闭羞。

只今哀鸿悲鹤泣,硝烟烽火楼成空。

山林犹待主人来,尸骨枕藉谓谁是?

千军万骑重上阵,血色残阳立孤松。

江山寒雨夜将尽,—朝雪耻天下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