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我终有一天要来写写我的家乡,一直没有动笔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要好好写这座城,特别难。

其实仙桃并不是一个适合旅游的城市,因为夏天太热,冬天太冷,春秋又有着说来就来的雨,马路上的司机一年四季都是火爆脾气,没有北方的豪迈粗犷,更没有江南水乡的玲珑婉约,是一座一点也不温情脉脉的城市。

其实仙桃这个名字和这个城市没有半点关系,它不产桃子,更没有什么美丽的传说,唯一可以让人们听到它的,应该就只有出了杨威,李小双这些体操冠军,会被人称作“体操之乡”罢了。

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我是讨厌这座城的,它不优雅,你总会看到漂漂亮亮的女孩子端着一碗热干面追着公车跑;它不客气,用方言讲话外人听来总像是在吵架;它不光鲜,虽然每个城市都有不光鲜的一面,不过它确实没有那么美丽整洁。

我并没有夸张,我曾经就是这样的不喜欢,不喜欢到我从小就努力学普通话,争取不让别人听出方言口音,有时别人问我哪里人,我也喜欢含糊地说湖北的,生怕别人真觉得仙桃人都奸诈狡猾,种种。

上高中以后,放假回家每次做公交,总会听到有阿姨很大声的讲电话,我总会想,这座城为什么这么热,这么吵,这么不优雅呢?

后来我到了武汉读大学,我以为武汉会带给我的是安静,是繁华,但是,它带给我最深的感情,是思恋。思恋家乡特有的鳝鱼粉的味道,思恋一碗浓浓的米粉配上香酥的油条那种独有的味道,那个味道造就的,暖暖的清晨。

当高铁一点一点驶离汉口站,心慢慢静下来,我开始玩手机,走在仙桃的大街小巷里拍东西。

我发现,其实从前我根本没有好好看过这座城,它独特的美。在那些光阴的沧桑里,它沉淀了一份独有的气场,这让它暴躁又沉默,于是这座城里的人总是有着一份骨子里的急躁。一点一点地行走在曾经走过无数次的马路上,越来越懂得自己深埋其中的时光是多么难得,走出了,我会想念它,靠进了,我又数落它。好像情人总分分合合,可是我们却越爱越深。

我终究发现,总以为外面是新天地,其实,最好的就在身边,哪里都不用去,因为这是一座充满包容的城,你的怨怼,你的急躁它都可以包容,你的情绪可以一点一点融合进小城的阳光里。

这就是故乡,那些小时候走过的路,那些遇见过的人,在我生命力猖獗的生长,在这座城密密麻麻地编织,编织成一张怎么都不愿逃开的记忆。愿现世安好,这才不枉我爱过你,还爱着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