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是我的家乡,新疆最美的地方在伊犁。 出乌鲁木齐,一路向西,向西,新疆广袤的地理地貌在眼前尽情铺展,覆着积雪的天山山脉一路都在伴随左右,蜿蜒不绝。走过绿洲般的农场田园,走过干旱的戈壁荒滩,在苍黄与绿色交替变化的路途里,离号称是塞外江南的伊犁越来越近。

也许你看过电视里赛湖令人惊叹的美丽,心中是一种有准备的期待,然而,这个格外湛蓝的天空下,当那一泓水晶般澄澈,明镜般真实的湖水展现在面前,相信你还是会被震撼了双眼。

即使当水面清漪的片刻,湖面仍然沉吟不惊,如同一片流动的水镜,完美地还原陆地上一切美丽的细节,包括山脊上岁月切割的痕迹。

进入到赛湖深处,烂漫野花扑面而来,奔放热烈,风乍起,夹带着最清澈透明的水汽,与湖水的碧蓝清莹,悄然侵入你的眼睛和你的呼吸,于是,除了融进一种迷醉的恍惚,人间已经没有什么词汇可以赞叹。

往深处走,与湖水渐行渐远,看赛湖好比一幅自然美卷徐徐铺展。湖水正是天空的妆镜,雪山如同白云的驿站。然而,最动态而鲜活的生命出现时,才缔造了最和谐的大自然全貌,这些生命,不是我们这些具有高级头脑和复杂生活的人类,而是心无旁骛,自在行走的牛群。

令人如醉如痴的赛湖,无论你环湖向深处走了多远,每一个角度,每一次前望回首,都是一次不一样的发现。令人神清魂宁的赛湖,也让我欢喜让我忧愁。我庆幸不论人类如何无休止地用工业文明毁坏生命的自然原始,至少在我的有生之年还能为浮躁的心神找到一片清灵的净地。我忧虑人们满不在乎这难得的大自然馈赠,继续毫不在意地将原始而纯粹的地球灵气消耗殆尽。依依不舍离开赛湖的时候,你一定会想即使喀拉峻草原的花来不及开,我至少已经在赛湖的花丛里梦了一回天堂。

去喀拉峻的先是弹石路,渐渐入山,绿色的牧场间时时见到蜿蜒的小水流,满眼翠绿,连个花骨朵都难得一见,让寻花海而来的我隐隐惴然。 哈萨克的牧民常常骑着马在路边悠闲地走着

指指走走之间我们已经离开弹石路,进入坑洼的山路,开过如同绿色门户的云杉林,空中草原赫然眼前,如同厚实的绿色毛毯,写意自如地铺卷而开。喀拉峻草原的特点,是山坡起伏相连,第一个山坡,没觉得如何,虽然开阔的绿色草原令你喜欢。

天山顶上的雪,常年不化,即使这样,看到蓝天白云下的雪山绿草,仍然感觉弥足珍贵。继续前行,看雪山越来越近,天空如此清爽,甚至我们都能看清山脊上的沟壑,却不料惊喜无意中扑到眼前,一大片紫色的鲜花赫然盛开,如同一条花溪从面前徐徐流过。

完全意外!在一个不是薰衣草盛开的季节里来到伊犁,在鲜为人知的喀拉峻草原,在如此真切咫尺的雪山脚下,找到了那一片甚至侥幸期盼都不曾想到的紫色花河。

这一刻你会明白,有一种呼吸的感觉是窒息。

这一刻,你会新疆,在这里,你不用付出在高原上的体力挣扎,就如此贴近地看到了巍峨的雪山,将冬天的壮丽,春天的俏皮,初夏的烂漫一览无余。

伊犁!只有伊犁,连绿色都是那样饱满生动。在这片土地上,还洒满了更多美丽的地方,库尔德宁,唐不拉,夏塔……

傍晚,在伊犁河大桥上,凝视着伊犁河畔的落日将河水着成金银交织的璀璨亮色

这是我家乡最美的颜色,温婉而雄壮,这并不矛盾,因为这里是载着旅行者幻想的地方,新疆的伊犁—塞外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