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采访/编辑:陶圆、龚靖、刘鹏)杨军,信工学院115111班,大一上加入车协,在车协混得如鱼得水,当过前骑,带过队,去过清明骑行小远征,13年寒假云南远征队长,大三上加入山铭志,为了更好的锻炼自己,挑战极限,攀登人生高峰。

我也忘了自己在车协是怎么认识杨军的,第一眼见到他时,我只想到两个词,老顽童,乐天派。而实际就是他果然是一个永远嘻嘻哈哈又和蔼可亲,十分靠谱而又勇敢细心的大逗比。

也不知道是怎么跟他熟起来的,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有什么事情会想到找他帮忙,每次去车协集合的时候见到他都会觉得很开心,有时候一聊天起来就没完没了。在我眼里,他从来没有学长的架子,我可以选择尊敬的叫他一声“军爷”,也可以嬉皮笑脸的喊他一声“学弟”,偶尔调皮称一声“军军”,卖个萌叫一声“杨军哥哥”。

说一个人有责任有担当,不代表这个人一脸严肃,相反,和他在一起,你会觉得很有安全感,什么都不用担心,玩的很开心就好。

我眼中的军爷,是一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,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哥,是一个有毅力有拼搏精神的NO.1,是一个热爱运动永远年轻的浪漫主义者,是一个永远阳光热爱生活的理想主义者,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新生代青年,是一个很随和很亲切很好相处的开心果。

我对军爷的印象,是当前骑时穿的一身军装,是在操场上跑一万米时腿上绑的沙袋,是和老朋友喝酒时的一口空了的酒杯,是他认真听我说话为我解答问题时的给我的自信,是每次见面像大哥哥一样摸摸我的头带来的随和。

与其说这是一次采访,还不如说这是一次谈心,两个聊得来的人碰在一起,说话根本停不下来。

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,要说的细节太多,我就凭着我的记忆粗略的谈谈吧。

下面是以军爷为第一人称的故事。


 

车协初印象

第一次接触车协是因为七校游,但因为当时学生工作太忙了,然后就没有去成。第二次接触 是去龙泉山,跟着大队伍进行了第一次拉练,与你们后来去龙泉山的拉练不一样,我们那一次吃的是斋饭,就是素的面条啊什么的,然后就深刻的体会到了地大艰苦朴素求真务实的精神。

车协人吃饭就是一群狼。

后来就去爬八分山,去八分山的时候就真的累垮了,爬到一半就骑不动,回来的路上两腿发抖,饿的不行,就感觉自己好弱啊,产生一种绝望感。

其实在车协留下来也是因为爬八分山这个原因,我当时就想着,我要训练,我要跑步,我要达到一个目标,就是蹬八分山能一口气到顶。

当设定了一个目标之后,干什么事都会格外的有决心和毅力。

车轮的成长

其实刚刚加车协的时候,和大家一样,也会各种迷茫啊,感觉谁都不认识,然后插不上话,但是慢慢的,就融入了嘛。凡事都需要一个过程的。

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去咸宁的拉练,180公里往返,上坡的时候第一次学会了推人,看到了自己的成长,也看到了很多人的成长,又一次真正看到了学校的精神,艰苦朴素啊,吃饭最快的一次,光盘,52秒。

骑行在路上的时候,是你最累的时候,也是最能锻炼你的时候,最能成长的时候。

云南远征

在远征路上,方能体会到不一样的精彩,自然有不一样的收获。

“带队云南远征是个意外”

其实从来没有人系统的教过我怎么去带队,都是自己慢慢实践出来的,13年快放寒假的时候,高威学长问我有没有兴趣带一次远征,我一听到云南这条线,就两眼发亮,你知道么,就心中涌现出一股向往和冲动,根本没有听太多细节也没有过多犹豫就直接答应了。

有时候,对自己热爱的事情,没有理由,就是因为第一感觉就爱上了。

“第一次感受到责任的重大”

在云南的时候第二天就有一个学长摔了,那是在晚上七点钟的时候,从山上下坡下来,那一段路全是坑坑洼洼的,特别不好走。

学长摔了后,打电话询问,得知没有太大问题后,我们继续往下骑。

当时女生因为太累了受不了就提前搭车到达了旅馆,然后有人打电话问我说,状况怎么样,还在骑车么?我说还在骑,然后就跟她们描述我们是如何如何的安全。可是她们直接就急了,就直接冲我喊,都有人摔了你居然还带着他们骑(当时我们面还有六个人),你作为队长怎么能够对大家这么不负责任呢?

一瞬间,我听到这句话就羞愧的无地自容,那个时候第一次感受到责任的重大。最后,她们就搭车来把我们拖回去了。

“他摔的那一跤教会我责任和坚强”

我之前不知道那个学长摔的那么严重,后来听他们在医院的描述,我就感觉特别自责,然后特别慌。觉得自己带队带的太失败,特别的内疚。

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我实践部的老部长,我现在一直记得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:不管路上发生了什么事,哪怕死了人(当然这有点夸张),作为队长你都不能慌,你有责任把这个队伍带下去。

听到这句话就突然沉稳好多,整个人都变好了。

“你带领你的团队做出任何决定你都要负起全责”

在路上的时候,关于选择是个很纠结的问题。一路上面临很多选择,小到要休息还是要走,大到要放弃还是坚持骑到终点。关于要不要搭车,是继续还是放弃,我们讨论了很多次。我带大家出来旅行,要对大家的安全负责,也有责任让大家体验不一样的生活,当然也必须尊重大家。所以每一次抉择我都感到深深的压力,每一次讨论,我尽可能的在允许的范围内尊重大家的选择。

云南的这条线,跟原计划改变很大,为了赶西双版纳的庆典,我们不得不加快行程,于是中途搭了两次车。

每次搭车的时候,郭星蕊是喊的最凶的 啊,我要下去骑车啊,快把我的车给我,我要下去骑车啊啊啊~

真的,骑在车上的感觉和搭在车上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当你吹着风,流着汗,迎着太阳,虽然很苦,但是现在静下心来,你去想那种感觉,路在脚下,心会踏实很多。

当你骑上自行车的时候,你就是世界的王。

“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的”

不管旅途中遇到过什么艰难困苦,时间久了,回头再看,之前所有的磨难都变成了深深的幸福。

一段旅行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眼界的开阔,更多是心智的成熟。慢慢的回味,慢慢的沉淀,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收获,感谢经历。

“从来没有想过累”

作为队长,在整个远征途中,我从来没有想过累,也没有说我要休息,因为我知道,我一喊累,整个队伍就跨了,我一叫苦,大家就没劲了。

记得有一次,郭星蕊因膝盖受伤了,爬了一天的坡之后,实在爬不动了,我打算在前面休息,然后我就推她上坡,大概推了800m的样子。推到坡顶的时候,我就、突然觉得,好累啊;心想着,蹲下休息一会儿。

然后就晕倒了。

旁边的人吓坏了,好在我立马就醒了过来,突然就发现自己倒在地上。庆幸自己确实没事,神智清醒的很。

后来回想起这件事情,我竟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光荣。

在车协,有人说我体力好,兴许我体力确实不错,但我觉得我的体力大部分是靠我的耐力坚持下来的,耐力是靠毅力支撑下来的。

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累,我所想得只是如何把这条路走完,所以我从来不累。

一旦上路,就必须走下去,只要人还没有倒下,就一定要坚持到最后。

“唯一 一次发脾气”

那是因为男生跟女生抢住宿的地方,一共六个女生,订了两个三人间,其他人全是标间。结果有三个男生拿走了一个三人间的钥匙。

那天我气得晚饭都没吃下去,怎么说,车协的规矩,凡事都是以男生照顾女生为主嘛。

我就问他们,你们为什么要把女生的三人间的钥匙拿了?

“这么宽敞的地方,为什么要挤着啊?为什么要让女生住这么好的地方啊?”

当时我就直接怒了:你要想一个人睡一张床,一个人睡五星级宾馆的都可以!反正咱们的帐是分开算,我可以让财务帮你的单独立账!

短暂的沉默。

想住的宽敞一点儿好好休息一下我不是不能理解,一路大家确实都很累,一路上也足够节俭,偶尔奢侈一下没什么不可以,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协会哪个男生跟女生抢东西,在我这里更不可以。

以后什么都女士优先,不要再让我发现这样的问题。再这样,我发火的时候,不要问我为什么,自己去找原因。

或许这也正是为什么有人说车协的都是好男人,因为有担当。

“关于担当”

作为一个男生,你需要去经历更多的事情,才能让自己成熟,而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应该就是担当吧。

一直记得教官说的一句话,要想成为一个男人,必须要学会有担当。

在如今,大多数孩子都是独生子女,家长又惯着宠着,你觉得世界应当以你为中心才是,但是当你出去走走,一起骑车,你会感受的团队的力量,你会学会承担责任,你会明白,这个世界上,还有很多美好的体验。

其实在大学里,多加一些社团也是好的,虽然它会花费你的一些时间,但它拓展了你的人际关系圈,丰富了你的阅历。

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;行万里路,不如阅人无数。


 

后来杨军说,其实我觉得在远征中,我带给大家的很少,更多的是来自于这条路本身带给大家的锻炼。

而我却觉得,不是因为那条路,而是因为跟你走过那条路的人。我也走过云南远征,我知道爬坡的累和苦,也明白上坡时队伍拉很长前后都看不到人的孤独。但是,倘若是我一个人,我绝对不会坚持下这一段路。我潜意识里知道,前面有人在等我,后面也有人在一直坚持着,大家为了同一个目的地留着汗水,大家一步一脚印慢慢在努力。风景很美,而我们最帅。大家在一起的旅途是百般滋味的旅途。在往后又一次回忆起时,心中会再一次的乐开花,我最可爱的队友们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