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时常会这样想,先生,是比一般老师更加文质彬彬的存在, 所以你不应该被叫做谢老师,应该被叫做“谢先生”。

        如果现在在那个走廊大声呼叫“谢老师”的话,你会像那时那样抱着厚厚的作文本向我们挥手吗?如果现在向那个讲台望去的话,你会像我们熟知的那样轻巧地靠在讲桌上吗?如果现在往校园大道看去的话,你会像当初那样稳稳地伫立目送我们离去吗?

        白色衬衫和黑色的运动裤,清瘦的身材,和善的脸庞,略带方言的普通话,还有那双同样清瘦的、大大的、有力的手,以及用这双手写出的苍劲的钢笔字,这就是谢老师。谢老师很年轻,谢老师很像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谢老师很有修养,谢老师骂人都很温柔很文艺,谢老师…是我们的谢先生啊。

原来课文可以那么感人

        升入初中后,语文的地位一落千丈。从应试的角度来讲,只要背了古文和答题技巧就完全足够了,大部分老师也是那么想的,所以不会多讲课文。毕竟语文拉不开分呢,毕竟语文这种东西是靠感觉的呢,一开始大家抱着这样的态度走进了谢老师的课堂。谢老师脾气好,谢老师不会发火,于是我们就应该可以“肆无忌惮”地在语文课上写数学作业。

        但是,谢老师的课堂“不允许”我们开小差。

        谢老师会细腻地把课文中的每一句都进行解读,仿佛是一层一层地慢慢剥开作者与我们的距离感,每一个人物都值得剖析,每一个句子都藏着作者更深的含义。他略带方言的普通话十分入耳,声线在空中上下起伏着,缓缓地,缓缓地,我们从刚开始的“轻视”,到情不自禁地陷入其中。

        影响最深的是朱自清的《背影》。

       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一样平稳,但是讲到父亲要爬上月台给“我”买橘子时,老师的声音突然停住…再度开口时竟有些哽咽。教室里一片沉寂,压抑着,似乎蕴量着某种情绪。小小的抽泣声打破了死寂,我们惊呆地抬头,发现老师正温柔地拍着一个男生的背。于是老师很温柔地说,这篇课文很难讲,因为自己会控制不好情绪,会想哭,会想到父亲…说道这里,全班都忍不住了,纷纷开始抽泣,一面不好意思地笑着,一面又止不住的哭出声来……

原来作文可以用来发泄

        初三的我们承受的压力不亚于高三,文化课不能落下的同时还要兼顾体育成绩。

        单单一个800米就可以使我们精疲力尽,更何况那些数不清的卷子。我们的情绪起伏很大,像一课不定时炸弹,随时都有可能爆炸。这时谢老师开始要求我们每周写周记,什么都可以,只要用心写的都行。

        最享受的便是每周放假前的最后一节课,谢老师会抱着厚厚的作文本来教室,和我们一起赏析同学的作文。在未成熟的十几岁,大家的作文总是很梦幻,充满了激烈的情感,充满了我们不甘平凡的梦。像是把自己的愤懑和压力狠狠地摔在了作文本上一样,大多数的作文像是在牢骚抱怨,但是谢老师总是会用苍劲的钢笔字写下对我们的鼓励和期待。

        我们都期待着自己的作文能被谢老师读出来,因为再平凡不过的文章只要经过谢老师的朗读总会显得特别有韵味。即使是灰色的初三,也有快乐的时候,谢老师教会了我们不仅是作文,更是一种面对困难时刻的态度